修志问道 以启未来
今天是

祖籍阊门的真和假

http://www.dfzb.suzhou.gov.cn2019-11-29 10:26:27作者:苏州地方志来源:苏州市志办【打印本页】

祖阊门

我在大学读书时,就听一些苏北兴化、大丰的同学说,他们的先祖是苏州人。到地方志办公室工作后,又听到曾经到苏北盐城“下放”的老同志说起,许多苏北人都说祖上是苏州人。到省城南京开会时,也听苏北同仁多次讲述“红蝇赶散”的故事,常有人向我打听“红蝇赶散”在苏州阊门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

后来看到《苏州史志笔记》,顾颉刚也曾说过“兴化人祖籍多苏州”。最近,又有一位仁兄来求教其祖籍阊门“十浦”是否有这个地名。为了解开这个谜团,我查阅了许多史志资料和家谱、族谱中的零星记载,作了初步梳理,理出了一些头绪,公诸同好。

什么是“洪武迁徙”?

至正二十三年(1363年)张士诚在苏州建立根据地,自称吴王,与朱元璋抗衡。1367年张士诚兵败被俘,缢死金陵。次年朱元璋在南京称帝,改元洪武,建立明朝。为巩固政权,朱元璋将苏州城内支持和拥戴过张士诚的士绅商贾家产没收,责令全家迁徙到外地垦荒屯田。因为事情集中发生在洪武年间,故称为“洪武迁徙”。

“洪武迁徙”的诱因?

苏州有个方言词“讲张”,据说是因为明初官方禁止人们议论张士诚,一看到有人交头接耳,就生怕在“讲(谈论)张(士诚)”。那么,苏州人何以如此念念不忘张士诚,官府又是什么原因怕人“讲张”呢?

纵观张士诚割据苏州的12年时间,先后实施过减少田赋,奖励蚕桑,兴修水利,疏浚白茆江等措施,使凋敝的农村重萌生机,较之元政府的苛政,苏州百姓已相当知足了。难怪在朱元璋所部大兵压境下,苏州城能坚守十个月,其中少不了全城百姓的支持。苏州城的久攻不下,惹怒了朱元璋,破城后,大烧大杀,以致“死者枕藉,积骨如山”。

为了防止张士诚的“臣民”,不服统治,聚众谋反,疑心病很重的朱元璋就想出了把苏州百姓分散的办法,屡次将苏城富户迁至京师(南京)、凤阳、苏北等地。北京大学博士生导师吴必虎教授在其《明初苏州向苏北的移民及其影响》一文中也认为,洪武迁徙是朱元璋对苏州百姓采取了“惩罚性”的移民措施。

“洪武迁徙”的真相

元末战乱,使江淮地区人口剧减,扬州“土著始十八户,继四十余户而已,其皆流寓尔”,淮安“仅存槐树李、梅花刘、麦盒王、节孝徐等七家”,亟待移民充实。

据1995年版《苏州市志》记载,1290年平江路(即后来苏州府)人口已达240余万。到1371年,80年中锐减50多万人。除了战争伤亡,另一个原因就是“洪武迁徙”。

《苏州市志》记载,洪武初年,为加强国家统治,开发落后地区以及边远地区,实行戍边屯田制,先后在全国范围内进行多次大规模的人口迁徙,洪武三年(1370年)迁苏州、松江等地无田农民4000余户至临濠垦田。

二十二年,迁苏州阊门一带商户百姓至苏北沿海灶区(盐区),二十四年(1391年),迁苏州富民充实南京。永乐元年(1403年),迁苏州等地富民充实北京。

阊门——苏州的“大槐树”

中国移民史权威学者曹树基教授,在80年代,对苏北地区10个县的调查结果显示:大丰18种族谱中,有14种明确记载祖先于元末明初从苏州阊门迁入;宝应“朱刘乔王”四大望族,皆自称是明初从苏州迁入的。他认为“在纵横数百公里的范围内,大批的苏北人异口同声地说祖先来自苏州,这决不可能是集体臆想造假,我们可以推定,这些移民们即使不全是来自苏州,那至少也是来自苏州周边的江南地区。”

复旦大学葛剑雄教授认为,江南移民后裔都说自己祖籍阊门,这一说法“半真半假”,因为阊门的名气极大,很多不知祖籍何处的移民后裔们,便在从众心理的驱使下,集体附会“祖籍阊门”,“不管怎么说,苏州阊门已经成为江南移民后裔心目中的‘根’,这充分彰显了苏州文化巨大而深远的影响力。”

其实,苏州阊门自古就是京杭大运河上的一个大的集散码头,在公路、铁路运输尚未发达的古代,南来北往的人们都会从此起步,“洪武迁徙”者同样是从这里离开苏州的,是他们离开之前最后看到也是印象最深的地方。几代人口耳相传传下来,后裔们就只知道是“苏州阊门人”了,为了显示其真实性,往往还不忘在家谱中记明“苏州阊门人”,以此坐实了其祖籍地是苏州阊门。

苏州阊门犹如山西洪洞的大槐树,是移民基地、集散地、出发地!如今在阊门口还专门树了一块“寻根地”纪念碑,供那些“洪武迁徙”的子孙们来此“寻根”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