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志问道 以启未来
今天是

《苏州旧志序跋汇编(府县志辑)》出版

http://www.dfzb.suzhou.gov.cn2018-02-09作者:苏州地方志来源:苏州市志办【打印本页】

      苏州是地方志的发源地之一,也是修志之乡,从现存最早记载吴越历史的“方志鼻祖”《越绝书》算起,这里的修志历史已经有2000多年了。历代先贤为我们留下的旧志约400种,占江苏全省存世旧志的三分之一。要研究苏州乃至江苏的历史文化,离不开这些旧志。

为了更好地传承和开发利用方志资源,苏州市地方志办公室组织汇编了《苏州旧志序跋汇编(府县志辑)》,2018年1月由广陵书社出版。该书汇编了苏州96种府县志的287篇序跋、43篇凡例。其中有些旧志本身已经不存在了,可序跋依靠后面志书的辑录,得以流传。如窦德远纂《[洪武]松陵志》,康熙年间已佚,但是窦德远撰于“洪武六年七月既望”的《松陵志自序》及书中目录,今尚存于《崇祯志》卷首《旧序目》中;《[成化]姑苏郡邑志稿》已佚,《明史•艺文志》著录,清《[同治]苏州府志》卷150《旧序》有刘昌《姑苏郡邑志序》,载其修纂经过。我们可以从中了解已佚志书的概貌。

“序”“跋”虽小,学问蛮大。“序”“跋”二字,既是名词,又是动词,有时还是形容词。其丰富的词义和用法不是三言两语能概括的。著书立说所需要的前序后跋,是一部完整著作的有机组成部分。“序”意味着开始,“跋”暗示着结束。有序有跋,方显善始善终。前序后跋的根本出发点是给读者的说明交代和阐释总结。

细读旧志的序跋,可以了解古人的修志理念、方志理论、修志过程,如清翁广平在《[道光]黄溪志》的《序》中说:“古今著作,一纵一横而已。纵则历代史书、稗官野史,与夫谱牒志铭、金石文字之类是也;横则山经地志、风俗通、岁时记,与夫绝域海外、诸国之纪之类是也。志书,横中之一体耳,其实与作史相表里,苟不具才、识、学三长以纂录之,断未能信今而传后。”这段文字不但立论正确,而且把一个深刻的道理说得形象生动、简单通俗。对于今天的方志理论研究,仍然有较大的参考价值。从这个角度看,辑录“序跋汇编”是很有价值的。(陈其弟)